冻死不攀缘,
饿死不化缘;
穷死不求缘,
随缘不变,不变随缘,
抱定我们的三大宗旨。
舍命为佛事,
造命为本事,
正命为僧事,
即事明理,
明理即事,
推行祖师一脉心传。


  回目录
 
 

义务教师群英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陈心平 文

    杨富森 教授

    一九九二年九月二十七日 宣公上人在万佛圣城,以「杨校尊,授洋文,杨洋同音不同字」为上联,叫大家对下联。这杨校尊就是法界大学中文课程主 任杨富森 教授,因为上人请 杨 教授担任法界大学校长, 杨 教授加以推辞,因此上人给他取了这个一校之尊的称号。宣公上人 和杨 教授第一次见面,就是从中国的对联诗词谈起。两人一见如故,畅谈了四个半钟头。 

    杨 教授幼年在乡塾念书,二十岁考入燕京大学主修新闻学系。这段求学历程为他奠下扎实的中文底子,无论古文或白话文,他都有深厚的基础。抗战期间,在各大报社新闻单位等,历任编辑、编译、记者的工作,更训练出他对文字运用的敏感度。 

    一九四八年起, 杨 教授进入西雅图华盛顿大学攻读,并同时担任中文助教。七年后,拿到哲学博士。一九六○年起, 杨 教授先后在洛杉矶南加州大学、宾州匹兹堡大学、德国雨堡大学等校教授中文和中国文化,并曾任匹兹堡大学东亚语文系的系主任。一九八三年退休成为 荣休 教授。在这段漫长的教学生涯中, 杨 教授开创出一套「汉字拼声法」。这个方法有效地将华语推广于西方,嘉惠西方的学子。这套「汉声拼声法」, 杨 教授所著,由法界佛教大学印行再版的《大学中文》一书中,有详细的介绍。 

    杨 教授幼年见母亲长斋礼佛,自己也随着吃了近二十年的长素。在宣化上人的推介下,他阅读了《华严经》、《六祖法宝坛经》、《地藏经》。看过艰深的经文,他有感而发地说,佛教为什么不普及?就是因为缺乏一般人易了解的读物。多年来,万佛圣城致力于英文佛经的翻译, 杨 教授认为这是很好的做法,有助佛教的普及。 

    杨校尊为人幽默风趣,妙语如珠,带动了大家的学习兴趣。老当益壮的 杨 教授,来到万佛圣城,将中国文化介绍给一群中、美后学,为大众贡献所长。以一颗赤子之心,加上人生历练,所涵养出的长者风范与智慧,使得他有一个更洒脱,悠然自得的人生,虽然他自谦不懂佛法,但观其生平事迹,实在是一位仁义可风,老而弥坚的行者。 

    易象干 博士

    易象干 博士曾与多位饱学之士,及时下知名心理学家、宗教人士,共同工作,吸取彼等专业知识。又广游欧洲、北非,曾求学于巴黎大学,后获哈佛大学社会关系心理组荣誉毕业生。因任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助理,而在精神病院研究个案,也主持国家科学基金会,参与多项心理单位工作。为了解中国哲学与宗教方面的文字而学中文,并对坐禅发生兴趣。遇宣公上人后更受教往台湾深入学习中文,并寻访善知识,了解佛法。

    一九六七年回美后皈依上人,先后获中国文学硕士、博士,并钻研佛法,参与译经委员会多项翻译工作,同时也担任口译、讲解经典,帮助许多西方人士认识佛法。在一九六八年,上人开始九十六天楞严法会就是因为 易 博士带着三十多位美国大学生由西雅图来向上人请法而开演大法的。

    易 博士有一儿一女,女儿瑞华是第一位毕业于万佛圣城中小学,接受佛教教育的学生。后毕业于史丹佛同时拿到亚洲研究的大学文学与硕士学位。 易 博士目前任教于三籓市州立大学哲学与宗教课程。

    万佛圣城太极拳老师 ─ 潘柔世 先生

    位于北加州达摩镇的法界佛教大学今年秋季班开设太极拳课程,由来自台湾的七十二岁老先生潘柔世任教。 潘柔世 先生曾获国际武术比赛老年组冠军,他以太极拳面对一切快慢招式,以柔克刚,以慢制快,深获太极拳精髓。

    潘 先生自三十九岁起练习太极拳,当时他的健康状况很差。所幸他是极有恒心毅力的人,做任何事都全力以赴。因此四十余年来,在忙于成衣生意的同时,他每天都利用清晨三个小时,勤习太极拳不辍。 潘 先生认为,太极拳也是一种「道」,人生最终的真理之一,因此由练习太极拳中,他练到无比平和安宁的心境。在练太极拳以前,他很容易动怒。学了太极拳之后,他现在已成了一个没脾气的人。 潘 先生很喜欢太极拳,当他练拳时,总感到身上每个细胞都充满了氧气,使他觉得身心轻快健康。他常说,太极拳是免费的万灵丹,足以治疗绝大部份的疾病,甚至癌症。他相信练太极拳可防止癌细胞扩散。

    最难能可贵的是, 潘 先生自四十岁起便断欲,精气神不外泄,自然元神饱满,活力充沛。他说在学习太极拳一年以后,他发现若不断欲,则练太极拳时,脚不易站稳。此外,烟、酒容易扰乱心神,他也决定一起断除。四十岁这年,可以是 潘柔世 先生一生的转折点,放下烟、酒、色,又得到太座全力的支持配合,体会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化虚的道理。他指出,练太极拳练得好时,体内热腾腾,皮肤却是凉的,因为毛孔全部锁住,全身像是被一层铁膜覆盖,不但不畏寒冷,甚至感觉外来的细菌无法入侵。自那时起,他便不曾感冒过。

    一般人很难自动断欲, 潘 先生是如何做到的?他说:「就像师父常讲的:观一切男子是我父,观一切女子是我母,对父母要尊敬、孝顺,自然不起欲念了。」谈到孝顺, 潘 先生表示,他十岁负笈日本留学时,听到老师说,真正的孝顺,是不让父母烦恼。他当时一听,如醍醐灌顶,大受感动。想了好几天之后,他终于想出一个不教父母烦恼的好方法,他开始每天写一封信回家,不但报告自己的生活、学习状况,也附上每日开支会计报告,没有任何隐瞒。每天一封家书的习惯维持了十年,直到返回台湾为止。这份恒心毅力,促使他对人生的每一件事都全力以赴。 

    在日本留学十年, 潘 先生受过完整的日本中、大学教育,因此他的日文说、写都很流畅。目前他正将宣化上人的法语翻译成日文,即将译出的「春日莲华」﹝宣化上人法语摘录,目前仅有中文版﹞日文版。他也在法界佛教大学新设的日文课程任教。今年法界大学秋季班结束后,他计划返台一行,明年再来检视学生的学习状况。

    来自马来西亚的物理老师 ─ 颜亚日

    来圣城以前,持有物理文凭、教育文凭、医学文凭的颜亚日,教高中物理已十七年余。他认为,物理只能解释物质及时空的自然规律。超越物理现象的心灵世界,及众生心灵对世界现象所产生的影响,是科学无法求证的。佛法可以说明科学,但是科学只能有限地印证佛法。

    本着对佛法的诚心与信念,颜亚日决心辞去教职,来圣城当学生,也担任义务教师。他的同修丘韵宜,也是虔诚的佛教徒,毫无异议地带着四个孩子同来圣城。他解释说:「我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生命已过了三分之二,真要为佛教做事也只剩三分之一的生命。」

    「上人育良培德的教育目标,及艰苦办学的精神,使我非常的感动。」他认为从教育下手,是奠定正法佛教住世的基础。自小学、中学以迄于大学,是衔接往圣先贤,并培养佛教接班人的一道桥梁。所以他很欣慰自己的孩子都很欢喜在圣城受教育,并接受佛法的熏陶,并希望他们将来能为佛教出点力量。

    全家素食已六年的 颜 老师表示,七年前他的同修首先提议由十斋期改为全素,他却担心孩子营养不足而未答应。次年他来到万佛圣城参加水陆空大法会,亲身体会了诸多的感应。他认为感应道交是由心境体现,而非心理的幻象。当年返回马来西亚后,立即同意全家素食。

    目前他在万佛圣城的中、小学教自然科学和数学。他希望能将学校的科学室逐渐充实,提供学生理想的科学训练。

    开辟正命的新天地 ─ 王青楠 博士

    我出生在北京,来美前从未接触过佛教。一九八五年北京大学毕业后,来美国攻读物理博士学位,毕业于普度大学。

    一九八○年代中起,中国大陆社会风气动荡多变,改变我对利益人群的许多理念,我的思想也很难定型。生命目标的丧失,在我心中形成一股力量,促使我去开辟新天地。我开始阅读课外书籍─摄影、历史、宗教等等。一九九一年我在一本书中看到「禅」,感到很好奇。从此我开始留心佛教典籍,结识了不少善友,我心里充满了对法的喜悦,并于同年年底皈依了三宝。

    一九九三年,我们佛学社有位同学在跟宣公上人通话时提到我。事后他告诉我说:「上人不要我学你,因为你是小乘根性。」这让我很惊奇。年底,我终于拜见了上人。那次我问上人:「罗汉不也是可以了生死吗?」「那是自了汉。」「菩萨生生世世度众生不是很苦吗」「俺们虽不是菩萨,但愿生生世世学菩萨道。证道以后就不苦了,人就如同一张照片里的形象。」

    那时我看周围的人都不守五戒,可也找不出改变的办法。虽然我的菩提心还在,但在实践上我对六度是完全麻木的。

    我学佛几年,深感在道场修行的重要性;外面的世界,难以维持正命。我开始认真地考虑来万佛圣城道场修行。今年﹝一九九七年﹞九月,我来到向往已久的万佛圣城当义务老师。在这里可共修,又可以自修,深入上人无尽的法藏。上人曾说:「发展佛教必须要从教育入手。」在心与学校这样复杂的目标之间取中道,从这个法门中,我可以学到许多。我也真诚地祈盼更多的善友能投入,大家共同来庄严这法界的一角。

    由绚烂归于平淡 ─ 记 陈运璞 居士

    每当有法会或特殊人物、团体来访,你都会看到一个手捧纸笔、身背相机的利落人影,穿梭于万佛圣城的人群间。一口标准而沉稳动听的京片子,更是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她就是万佛圣城的「无冕王」 陈运璞 居士。  

    曾是台湾电视台记者的她,同修又在外交部工作,生活一向是相当多采多姿的。而她自身,也拥有台湾和美国两个硕士学位。不消说,采访播报及写稿,在她是看家本领;对于环境生态的保护,她也是见解独到又躬亲推行。她目前除了圣城记者的工作外,还是圣城内中、小学的义务教师,担任演讲、环境及中国语文等课程,又是本刊的编辑。虽然每天忙碌于教学和稿件中,她还抽出时间做资源回收的工作。对于与那些纸张、瓶瓶罐罐为伍,她丝毫不以为忤。  

    尽管她常谦虚地自嘲是圣城里「吊车尾」的一员,最不精进用功了;但观察她所言所行,岂不正朝着菩萨道而行!  

    一九八八年八月初地藏法会时,她怀着好奇,初次来圣城,想了解那位能让她同修如此诚心皈依的师父,究竟是怎样一位大德?他的道场又是怎样的?结果她深深为宣化上人的正义精神所感召,旋即皈依并受五戒。接着又受了六天八关斋戒。身心的转变,使她对「清净」是「心不动」之意,略有体会。这也种下了往后他们放下万缘,于一九九一五月,携女迁居万佛圣城的因。如今,由绚烂归于平淡,她不但毫无留恋和后悔,还深觉庆幸、感恩。她说:「我们都要勇猛精进,放下万缘,不留丝毫执着,才能不误入歧途,万劫难复。」

 
上一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XUANHUAFB.COM2006-2014  宣化上人法宝网
http://www.xuanhuafb.com  沪ICP备字06055257号 本站资料  欢迎转载  随喜流通  功德无量
特别提示,网站资料仅供线上阅览,如需打印、印刷成书本,请事先作好校对,站内有部分可印刷文档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