冻死不攀缘,
饿死不化缘;
穷死不求缘,
随缘不变,不变随缘,
抱定我们的三大宗旨。
舍命为佛事,
造命为本事,
正命为僧事,
即事明理,
明理即事,
推行祖师一脉心传。


  回目录
 
 

孝悌是一帖妙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法界佛教总会十八位会员,月前接受美国总统布什的邀请,前往华府,参加今﹝九二﹞年 四月二十八日 的总统飨宴。 

    布什总统是在四年前,以里根的副总统身分参选总统。在旧金山普茨茅斯广场进行大选活动时,受到宣化上人的欢迎。这次布什总统邀请上人一行前往白宫,正是响应四年前的首次会面。 

    当时是一九八八年九月十四日,华裔领袖聚集在旧金山普茨茅斯广场,欢迎时任副总统的布什。宣化上人以华裔领袖发言人的身分对群众讲话: 

    「我们住在美国,应该选出一位最聪明、有大智慧、大公无私、不偏不倚的总统。身为总统该以身作则,不争、不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语。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就是最够资格的总统。」 

    布什先生记得这次的接触,并邀请上人参加总统晚宴。上人率领的法界佛教总会代表团由比丘、比丘尼、与来自马来西亚、香港、台湾、越南、新加坡、中国大陆、加拿大等地的居士,再加上法界总会在旧金山、柏林根国际译经学院、万佛圣城等地的会员共同组 

    被问及为什么有这么多佛教人士参加共和党餐会?法界佛教代表团团员回答:「首先,我们是应邀而来。其次,佛教徒关心国家的福祉。一个安定的国家才能普遍为各宗教带来福祉。特别是,我们正从事教育的重建改造,要将有益的传统美德,灌输给年轻人,所以我们前来发表声明。」 

    「佛教是一种主流宗教,政府安定时,宗教才能兴盛。安定的政府为民众带来福利、提供服务。我们感到有责任支持政府、使政府安定,则所有的人民共蒙其惠。如此一来,一切好人的利益均将藉此而向前推进。」 

    有人置评道:「我从来不知道佛教徒是共和党人。」 

    佛教徒回答:「我们无党无派,但是既然我们共饮这块土地的水,食用这块土地所结的果实,我们也共享它治理体系的自由,这一切使我们自然而然地为美国的最佳利益而努力。我们认为佛教徒以其正知正见、正确的努力,足以为国家以及全世界付出贡献。来此参加餐会,正说明了我们的参与。我们并不限于支持、效忠单一政党,我们要运用我们的自由,为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提供新的解决方式,使这个国家能够长治久安、成为适宜居住的乐土。我们促成利益全民,包括共和党人、民主党人、独立党派人士,以及所有政治派的朋友、邻居。」 

    四月二十八早上,法界佛教总会代表团的团员在美国首府参加各式各样的特别活动。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领袖,由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堪萨斯州的参议员罗伯杜尔,以及参议员罗伯密契尔,共同在国会餐厅请大家吃早点。万佛圣城法界大学美籍教授易象干博士、与洛杉矶的林医师共同代表法界佛教总会,前往参加早宴。 

    接着,杜尔参议员在旧的参院图书馆主持接待仪式。比丘恒来及居士胡公浩参加了这场有三十位国会领袖参加的小型聚会,同这些国会领袖交谈,并跟参议员们合照留念。 

    比丘尼恒贵、法界佛教总会董事黄可泰、洛杉矶黄明禄医师、女居士康萝莎则前往美国副总统丹奎尔及夫人玛莉琳的官邸,参加午宴。美国副总统的官邸位于海军天文台基地。 

    比丘恒实、女居士胡果项、居士果勒、与黄果林则拜访白宫,听布什总统的演讲,并与总统夫人握手,简短交谈。 

    四月二十八日晚间,参加总统晚宴的十八名上人弟子都到齐了。除了前述诸位之外,还有比丘尼恒通、法界大学亚洲区校长何伯超,女居士郑碧华及古国英等人。另外,严新教授也自纽约搭机前来会合。 

    当天傍晚六时正,法界佛教总会代表团抵达华府会议中心,参加鸡尾酒会。比丘与比丘尼分别穿着橘红色及黄色的袈裟;居士们则以晚礼服盛装与会。鸡尾酒会之后是晚宴,大家听取了晚会主席贝克、奎尔与总统本人的演讲。 

    特别来宾──美国教育部副部长戴维克恩偕夫人来到佛教徒桌前。宣化上人与这位副部长就美国教育现况交换意见。 

    「您说,今天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地方教得好年轻人?」上人问道:「我知道这是很少有人说的,但我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这个国家的道德教育已经在破产边缘,孩子们在学校学的不是如何做好人,而是学抽烟、性、反抗父母。他们在学校所学到的是,要尽快学会最赚钱的谋生技能,以及过着最富裕、最自我放纵的生活方式。孩子们从小就学着如何争取最高薪资。 

    另外一点是,坦白说,美国各学校对儿童的影响远不及电视对儿童的教育。我并不完全严厉责怪电视,它毕竟给我们带来一些好处,但是,我们让电视成为学校教育孩子的最主要工具,却是大错特错。」 

    克恩先生回答道:「我虽然百分百同意您对学校教育危机的看法,不过,我不尽然同意您所说的教育系统完全破产。这套系统虽然失败,但我们只消将它整修。」 

    上人继续说:「当课堂上将宗教当作禁忌、避而不谈时,所有的价值也同时成为禁忌,我们不须教小孩子宗教,但是,如果儿童连如何做个堂堂正正的人,以及做个负责公民的基本标准都无法在课堂上听到的话,一旦离开学校后,肯定再没有机会听到了。传统的美德:孝、爱、忠、诚、礼、义、廉、耻都没有人教了。宝贵的求学岁月只成了训练人将来光会追求消费的乐趣。」 

    副教育部长克恩问:「我可不可以请问,上人对于这种情况有什么对治的建议吗?」 

    「治疗这个国家教育毛病的最好良药,事实上,就是一剂妙药,可以解决全世界年轻人的问题:那就是『孝悌』。如果能够以身作则教导学生,从开始就要听父母的话,尊敬师长,那么我们现在面临的危险情况,有大部分根本不会出现。重要的是,如果我们不教会小孩子孝顺的价值,那么任何其它的解决方法都是治标不治本,不能对症下药。对于这个问题,我的解决办法是,以身作则,教导所有美德的基础,孝顺。」 

    克恩先生说:「我非常感谢您的明眼观察,我一回到办公室,就会寄给您我的一本书『赢得头脑竞赛』,以及一份总统谈及公元二千年教育的说明。希望能够尽快再见到您,好详细谈论这个问题。」

 
上一页 下一页
 
Powered by XUANHUAFB.COM2006-2014  宣化上人法宝网
http://www.xuanhuafb.com  沪ICP备字06055257号 本站资料  欢迎转载  随喜流通  功德无量
特别提示,网站资料仅供线上阅览,如需打印、印刷成书本,请事先作好校对,站内有部分可印刷文档下载。